实力沙雕

【晴博】如何逃脱黑洞

朝歌:

大家圣诞节快乐!


一个一言难尽的神经病脑洞,本来想写个星际au的,但是后来却不受控制了。(你


人物有ooc,设定有bug








晴明纤长的手指在PAD上划过,一行一行的信息飞快地从屏幕上出现、然后消失。他阅读的速度很快,几乎可以说是一目十行了。将未读的信息都处理掉之后,晴明从屏幕上抬起头。目光便落在前方博雅的后背上。在这个年代,还留着长发的人已经不多见了,但博雅不同。


此时是轮班时间,因此博雅的长发好好地扎成了一个高马尾,服帖地垂落在脑后。晴明的目光往下,但却只能看见他的肩膀,更下方的内容都被椅子的靠背遮挡住。


晴明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Alpha班次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便结束了。


休息时间里,要邀请博雅去做点什么呢?晴明这样想着。


 


如果可以的话,博雅并不愿意和晴明在同一轮次值班。


博雅是刚调到这艘星舰上来的。他的家族有权有势,要想当上一位舰长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博雅更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这一点,因此便来到了晴明舰长的“阴阳师号”上。晴明的前一任大副——八百比丘尼辞职了,博雅就成为了他的新大副。


博雅对晴明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晴明和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有些格格不入的意味,留着一头柔顺的银色长发。虽然博雅自己也留长发,但他是从古代的一种名为“武士”的职业学来的。除此之外,晴明长得有些过于好看了。当然,博雅自认为绝对没有轻薄他的意思。他还在学校的时候,便听说过一些关于晴明的传闻,当时都一笑而过。此时真正地见到他,才发觉:他是真的好看。他还带着那种仿佛是古代画像里走出来的翩翩贵公子一般的优雅。


晴明微微笑着,伸出右手,道:“以后请多多指教,博雅。”


博雅连忙也伸出右手握住对方的手。那手温暖而有力。晴明嘴边的笑意加深了,博雅看着他,突然觉得他长得有些像狐狸。大概是错觉吧,博雅将心里的胡思乱想压下去。


就是从那时开始。


只要两人处在同一个地方,晴明的目光便会有意无意地落在博雅身上。就好像是猎人在捕猎之前,会仔细地观察和分析猎物的一举一动一样。如果博雅也瞪回去,晴明就会露出笑容,丝毫不心虚地继续盯着自己。脸皮薄的博雅自然会败下阵来。


他想抓住晴明的衣领大声问:“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但一看到晴明的微笑,博雅就怂了。他安慰自己:毕竟晴明是舰长,自己还是应该尽可能地服从他、并且支持他的指挥和决定。


但现在,晴明越发肆无忌惮打量他的目光已经让他无法忍受了。


博雅有时候觉得,晴明好像是个Gay。当然并不是说他歧视同性恋什么的,他只是有点害怕。害怕自己被侵犯——虽然作为一个男子汉,这种念头十分可耻。


晴明这个人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实际上却深不可测。博雅在有一次休息的时候不慎看到晴明和茨木搏斗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一点。他也在心里庆幸:还好从前自己没有对他出言不逊。


可是总是这样让他看下去也不是办法。博雅决定,要找晴明好好地谈谈这件事情。


 


Alpha班次的轮班时间到了。博雅蹭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转过身,毫不意外地对上了晴明的目光,鼓起勇气道:“那个……晴明。我有件事向和你谈谈。”他的语气听上去十分正常,就好像是要讨论某件公事而已。


晴明点了点头,道:“真巧啊,博雅。”


他的目光暧昧地在博雅的嘴唇上停留了一刻,然后才继续道:“我也正想找你。”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博雅还是感到浑身发毛,他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然后等着晴明。总算,晴明转过身朝着升降梯走去。博雅连忙跟上对方的脚步。


两人在顶层的休息室停了下来。门自动滑开了,休息室里人很少,晴明轻车熟路地从门口的酒柜里取出一瓶酒和两只酒杯,然后在舷窗边坐了下来。博雅坐在他的对面,目光所及,便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晴明却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伸手倒了两杯酒,然后拿起其中一杯递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口。


博雅拿不准他的意图,便也喝了口酒。酒入口,他忍不住赞叹道:“好酒。”


晴明笑道:“我知道你会喜欢这酒。”


气氛总算变得正常了起来。博雅下定了决心,问道:“晴明,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在意。”


“哦?”晴明平静道:“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博雅开口。但他话音未落,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紧接着,休息室柔和的灯光也变成了刺眼的红色警示灯。


晴明神色一冷,站起身,大步走向升降梯。博雅内心惊讶不已,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红色警报?难道是敌袭么?但这片星域早已经被探明。两人回到舰桥,Beta班次的人员纷纷站了起来,科学官荒川对晴明说道:“我们被一个黑洞捕获了。”


这显然是阴阳师号历史、乃至人类历史都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即使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支撑宇宙航行,但创造黑洞是绝不可能的。因此,晴明可以断定:要么这个黑洞是曾经在这里的一颗恒星崩溃时形成,要么是其他的文明创造的。


“能够逃逸吗?”博雅不抱希望地问了一句。


回答他的只有众人的沉默。


“还有一个问题。”荒川继续道:“根据目前收集到的数据,这里的观测值都非常平整。”他的言下之意便是:人为。


博雅看向窗外。外界一片漆黑,其他地方的光不能抵达他们的星舰、他们发出去的信号自然也无法挣脱黑洞的引力。他叹了口气,不由得想道:阴阳师号不可能从黑洞里逃逸,从前的科学研究也不知道被黑洞捕获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却听见晴明道:“这件事情很奇怪。”


“为什么?”博雅下意识问。


晴明轻轻摇了摇头,博雅有些不满地撅起了嘴——他不喜欢别人卖关子。


“总之,先照常监测。”晴明扫了一眼严肃的众人,道:“博雅、荒川、一目连,和我来会议室。”


一目连是一个严谨、认真的科学家。他个性有些冷淡,但对待自己的工作极为负责,因此深得晴明的信任。


 


四人来到了一间不大的会议室,晴明开门见山道:“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个黑洞。”


“……我也这样认为。”一目连赞同道,“与其说是黑洞,不如说是……一个脑洞。”


“没错。就是某个思想奇特之人的脑洞。”晴明点头同意道,“作为一个阴阳师、怎么可能被放在这个未来星际的设定下?你们不觉得这整件事情都非常违和吗?”


“难怪我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晴明的话就好像是某种开关一般,博雅作为阴阳师的记忆开始一点一点地涌入了他的脑海,他这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对于晴明的注视如此在意,“原来在这个设定下,晴明竟然变得腹黑了。”


“.…..这一点倒没错。”


“晴明,你说了什么?”博雅不满道。


“总之,我们要逃离这个脑洞,然后回到我们真正属于的时空。”晴明做出了一个结论,“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我担心他们会引起恐慌,尤其是安全组的酒吞和茨木。”


三人点点头。


将酒吞和茨木设定为安全组本来就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


让那两人来维护安全,这就是最大的不安全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晴明又说道:“从我们被黑洞捕获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了。这个脑洞并不仅仅是一个黑洞。毕竟它连接了真正的我们和这个奇怪设定下的我们——通过相同的人物和名字。”他顿了顿,“博雅,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名字也是一种咒——”


博雅皱起眉,“你一说咒,本来我还能听懂的,就变得更加糊涂了。”


“.…..通过名字这种咒,将我们放在了现在这个环境中。”


“所以,我们便可以通过这个脑洞回到正确的时空吗?”荒川听懂了晴明说的话。


“没错。”


“这样一来,这就不是黑洞,而是……虫洞?”


荒川说道,又叹了口气:“在这个设定下,我竟然点满了物理学技能点。”


“话说回来,晴明。”博雅问,“你是如何发现这件事情的?”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晴明笑着回答。


“你有病。”博雅毫不客气地说。


 


总之,晴明向众人宣布了这是一个虫洞的猜测,并推断这个虫洞连接了一个黑洞和一个白洞,因此他们能够逃出生天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按照荒川的量子力学知识不断修正航线,在这个没有一丝光的地方摸索了三天之后,“阴阳师号”终于重新见到了熟悉的璀璨星河。


他们离开虫洞的地点也十分巧妙:正是在太阳系中。


顺利地减速、抵达了地球的近地轨道,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又摆在了晴明的面前:这艘飞船应该降落在什么地方?这个时空的地球到底属于什么时代?即使成功回到平安时代,这个时空原本存在的他们又应该何去何从?


他看着窗外的地球,喝了口酒。


这是来自未来的酒。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穿着一身军装的博雅,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来。


原来答案如此显而易见,他竟然一直没有明白。或者说,他潜意识里,不愿意承认。


“原本的博雅,是不懂得什么‘宇宙航行’之类的事情吧。”晴明看着博雅的侧脸,随口说道。


“自然是如此。”博雅也喝着同一瓶酒,但他仅仅喝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我还是怀恋从前我们喝的酒。尤其是你从酒吞那里偷来的那壶。”


“不过既然我们已经回不去,也只能将就喝罢。”博雅轻声说着,转动着面前的酒瓶子。


“博雅啊……你也发觉,我们回不去了吗?”


“毕竟原本的晴明,也不懂得什么‘虫洞’的理论吧。”


博雅将一模一样的句子还给晴明。


“原来博雅早就发现了么?”


当他们被脑洞拥有者施加了这样的设定,就已经不属于平安时代了。那成为了只能存在于脑海之中而不能回去的记忆。“晴明”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不再是阴阳师晴明,而是成为了30世纪地球联邦的一名舰长。


 


“啊呀~你们终于明白了这一点呢。”


一个轻快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听上去雌雄莫辨,但意外地好听。更奇怪的是,它好像并不存在于任何地方,而是直接出现在两人的脑海里。


“晴明果然,无论在什么样的宇宙里,都这么睿智。”


晴明就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维持着波澜不惊的笑容,博雅则惊疑道:“这是谁在说话?”


“我并不是谁。”那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笑意,对博雅这近乎于天真的发问感到十分喜爱:“‘天道’、或者‘物理学’,随便你们怎么称呼我。我仅仅是为了维持宇宙的平衡、保持平行宇宙之间互不干扰和时间线的连续这样的事情而存在。”


“所以,我们破坏了你的规则么?”晴明一针见血道。


“是啊。”它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无奈,“虽然是通过脑洞来到这里,但你们也的确察觉到了平行宇宙的存在。所以,我不得不消除你们的这一段记忆。”


“等等。”博雅还是疑惑不解,“脑洞并不是我们有意发现的。更何况,你不应该惩罚那位连接了两个平行宇宙的构建者吗?”


“是。但构建者和我们不是同一纬度的存在。”它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酷了,“我仅仅维护这个纬度宇宙的正确性。虽然我的确很喜欢你们两人,但规则就是规则。你们的这一段记忆必须被除去,时空也必须被修正。”


“就让他这样做吧,博雅。”晴明开口了。


博雅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还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那声音又变得轻快了起来:“别害怕,你们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说完,博雅脑海里的声音骤然消失。他眨了眨眼,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和晴明在这里喝酒。而晴明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问道:“博雅,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博雅想了想,发觉自己原本是想问,晴明为什么总是有意无意地盯着自己看。但话到嘴边,他突然感到有些羞涩,就如同过去的很多次一样没能问出口。他只好摇了摇头,叹道:“我并不记得了。”


“没关系。”晴明并没有生气。


“那么晴明你呢?”博雅反问。


“什么?”


“在舰桥上,你说你也有事情找我。”


“噢。这件事情。”


晴明道:“我们以前见过么,博雅?”


“什、什么?”博雅木讷地回答。


“我总觉得,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晴明轻轻摇晃着杯中的酒,就好像酒中还有着什么其他的东西一般。


“大概我们曾经在学校见过?”博雅倒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认真地回答。


“——或许是吧。”


晴明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他抬眼望了一眼舷窗外,那里只有无尽的深邃宇宙和闪烁的恒星光芒,而他们探测未知星空的旅程才刚要开始。


但晴明总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是一颗樱花树。


 


 



评论

热度(57)

  1. 实力沙雕盏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