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沙雕

流言止于蜚语 (完)

以西:





【流言止于蜚语】


 


CP  狗崽带酒茨博晴玩 




 


01


 


大天狗中意妖狐。


 


这是今天在被第七位美丽的小姑娘用暧昧不明的目光拒绝之后,到底于心不忍的椒图告诉他的,表情认真态度诚恳,若不是知晓这位小美人鱼的性子,妖狐还以为这是最近新流行起来的拒绝大法了。


 


于是妖狐又折回去一一问过,果然无一例外都是这个答案,“你知道的,大天狗大人这种身份的妖怪,我们是招惹不得的。”


 


流言不知从何而起,问起来个个都是听说,椒图听了鲤鱼,桃花讲给樱花,却没人知道最开始是从谁的嘴里讲出来的莫名其妙,也不知是哪家少女闲来无事竟然编排到了他的身上。


 


莫须有的流言没有事实作基础,虽说流传得快,到了一定时间也总会不攻自破,何况这流言本身就是漏洞百出——


 


一方是我寮和隔壁寮无数少女爱慕的对象,颜值与实力兼备的男神存在,虽说性子冷淡了点,但毕竟是尊贵的SSR,端着些姿态也是可以接受的。


 


另一方却是饱受少女诟病,日常撩妹失败的战场二踢脚,偶尔的连突还是因为嫌对手太丑有碍市容。


 


明明是两个怎么看都不会扯到一起的极端典型,却非要说这样的大天狗中意这样的妖狐,即使自恋如妖狐都是不信的,却不知怎么就散播开了这样的流言。


 


——说是小生中意大天狗还差不多。


 


被蓦然跳出的想法吓到了自己,妖狐赶紧甩甩头,把这样的妄图甩出脑海,又一步三回头去看身后开始讨论起新进彩妆的姑娘们,心道今日该是避避风头的,摇了摇折扇也不再多想,只自个儿回了屋摆弄起收藏的少女画卷。


 


这样无谓的流言妖狐终究是没放在心上,盘算着睡上一觉就该回归原样了,却不想第二日里流言愈演愈烈,知情人从一众饭后甜点上升到了日常作息。


 


大清早妖狐开了门便被门口一看就是等了不少时间的帚神吓住,对方一改往日里沉默不语的形象,见着他便恭恭敬敬叫了声妖狐大人。


 


寮主晴明是个半欧半亚混血,手下不乏实力式神,来得早迟不重要,能不能打才是众妖服气的关键,除了SSR那几位,SR里也就两位高速命中雪女和迷之输出姑获鸟能被尊一声大人。


 


眼瞧着帚神从他身边挤过去,开始打扫起了屋子——寮子里的常驻帚神就那几只,为了和狗粮区分开,都是三星满级,负责了整个院子的卫生工作,常常忙的团团转顾此失彼,所以没什么身份的式神都是自己打扫——噢,所以现在他连待遇都变了。


 


天上落下的馅饼不捡白不捡,妖狐自觉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妖怪,转了身就不管正在卖力工作的帚神。


 


这叫什么?


一狗得道,狐狸升天?


 


便宜的事不止这一件,吃饭的时候碗里多了达摩,本该他带队的狗粮也被鸦天狗领了走。


 


妖狐开始觉得也许这个流言并不赖。


 


 


 


02


 


除了不能正常的撩妹,至少很多小姑娘们开始愿意搭理他了,虽然目光曲折,但妖狐坚信时光会证明他的笔直。


 


可惜这样的潇洒日子没过几日,晴明就突然召了他说要去打御魂。因了二踢脚的尿性,晴明虽然给他升了四星,却从没带去过蛇塔和麒麟穴,平日里也就在寮里负责貌美如花,偶尔打打低级探索。


 


妖狐掰着指头算着自己最近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小姐姐们都是嘴上撩撩,该带的狗粮也都好好的满了级,这无缘无故地召他去直叫人瘆得慌,掐好时间点走过去,远远就瞧见门口整装待发的一小队人马。


 


晴明左手抱了山兔,右手牵着座敷,笑盈盈地说着什么,妖狐上前叫了声阿爸,正欲询问召他来的原因,却发现晴明看着他的眼神不大对劲儿,就好像……


 


就好像这几日里小姑娘们瞧他的眼神,妖狐心里一咯噔,果然就听到晴明说话,“崽啊,平日里知你不喜战斗,阿爸也没有勉强你上场吧?你也知道咱们寮能打的就那几个,一家老小都指着他们吃饭,你也不想饿着肚子吧?”


 


“阿爸有什么直说便是了,小生自当尽力。”


“那便好,最近狗子输出疲软,阿爸需要你的力量,也不消你动手,只管站在场上就好了。”


 


那小生和花瓶有什么区别?


虽然妖狐的志向本就是做一只花瓶,最多再点点名为撩妹的技能树,可作为一寮老大的晴明一本正经地说着这种话着实让人头疼,只好道,“阿爸,怎么连你也相信这种流言蜚语?小生有多喜欢美丽的少女,不需要再演示一遍吧?”


 


晴明脸上的笑没变,继续哄着他,“阿爸知道的,乖崽你就跟阿爸去吧,蛇塔里也有不少好看的女妖呢。”


 


“那还差不多。”妖狐嘟嘟嚷,就退去一边和神乐队里的樱花讲话了,等到博雅和神乐都出发了好一会儿,大天狗才悠悠出来,身后的莹草一股脑拿着蒲公英猛敲他,“狗子你倒是快点,阿爸等好久了。”


 


和别的阴阳师不大相同,晴明第一个召出的式神就是莹草,第二个便是大天狗,因为大天狗养成的前期确实弱,早期晴明升级都是靠着莹草一打一奶,地位可见一斑,整个寮也就晴明和莹草敢叫这位如今已经能手撕大蛇的大妖怪一声狗子。


 


直到大天狗走近了,妖狐更觉得气氛真是尴尬难捱,无端端的流言传起之后,这还是他们的第一次碰面。


 


寮里划了三个院子,早前晴明他们三个和女妖们住在北院里,声称是保卫女孩子的人身安全,防火防盗防色狼,直到晴明召到能坐镇一方的姑获鸟和妖刀姬,一剑一刀门口一挡喝一声恶灵退散。然后三个人就搬去了北院,里面只住了几位SSR,富丽堂皇却烟火萧索。剩下的七七八八都是东院里的兄弟,从狗粮到辅助,通通挤在一起。


 


所以妖狐其实平日里根本是见不到大天狗的,对方不像他,御魂觉醒斗技样样都得上,早上他还没起人家就已经在羽刃暴风,晚上被窝都睡热了人家还在羽刃暴风。


 


就像晴明说的,一家老小都是指着他们吃饭的。人民的斗士总是不辞辛苦,于是妖狐站直了,肃然敬了声大天狗大人,对方也只是点点头就从他身边飘过,丝毫不见尴尬之色。


 


 


 


03


 


蛇塔转了几轮,妖狐才发现晴明是个骗子,好看的女妖的确有,只是连椒图都能一个水花弹打他半管血,更别提一箭一个好朋友的白狼,这么暴力的美丽姑娘,妖狐深深觉得只寮子里的几位就够了。


 


回头再看自己这边的猪队友,一速的山兔热衷套圈圈,二速的座敷总是忘记打火,三速的晴明带了只没睡醒的龙,还好大天狗输出稳定,莹草也能放弃治疗及时补刀,翻车的次数才屈指可数。


 


回去的路上妖狐才想起来,晴明所谓的大天狗输出疲软,不过是针女触发少了,以前一个大招带走的非要来两次,但该暴击的一个不漏,整场下来妖狐也是见了满屏黄字的。


 


只是今日战果不少,爆出来一个五星暴击针女晴明都给了他,妖狐也不好再作怨言,只堪堪讲了几句蛇塔太累不适合小生之类的话便回了屋休息。


 


妖狐却怎么也想不到,不过是和大天狗一起打了天蛇塔,第二日流言就再次升了级,从中意跳到了宠爱。


 


诸如妖狐本来不受待见,是大天狗大人的要求,阿爸才带他去蛇塔的。


进了蛇塔还不好好输出,抢了大人的火竟然只突两下就罢手。


大人宽宏大量不计较,还默默地平A留火给他。


凡是那些碰了他的妖怪都被大人打得狠些。


大人自己受了好重的伤倒是把他护得好好的。


 


大天狗大人真是太宠爱妖狐了。


 


结论一出妖狐只觉得内心有无数个自己在疯狂的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掉这些流言蜚语,也突掉这些蜚语的对象。


 


天知道装备垃圾得连莹草都跑不过的他是怎么从大天狗手里抢火的,也不知道一口六千的莹草是怎么就让大天狗受了重伤的。


 


可事实在八卦面前都变成了遑论,妖狐一张嘴终究敌不过万千少女心,只得恨恨作罢撤开去找酒吞喝酒。


 


酒吞是和他一个时间被召唤来的,也就成了升级路上的好伙伴,往后的好酒友,被晴明戏称是一个不攒狂气的大突子和一个不叠聚气的二突子。好在二突子本来就只顾花前月下,大突子旁边也有个战斗狂茨木抢先手。


 


说起酒吞和茨木,倒是寮里一道闪亮的天边光,据闻直男茨木一颗赤忱心追了酒吞千百年没等到一次约架,却无意间打动了鬼王不自知,于是酒吞怒不可遏,强行掰弯了茨木,自此之后日日在寮里发狗粮闪瞎眼,连晴明的温馨提示都不顾置之。


 


妖狐走过去平日里相聚的地方便看见树下的两个大妖怪,酒吞抛了葫芦正枕在茨木的腿上睡得尚好,连他走近了都没睁眼,只有茨木抬头看了他,讲了句,“噢,是大天狗家的狐狸来了。”


 


吓得妖狐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


 


 


 


04


 


 


自此妖狐是再也坐不住了,连酒吞看见他都是满腹我知道我理解的表情,告诉他大天狗出门斗技去了,压住护犊子般的大天狗去了怎么茨木还在这里谈情说爱的想法,妖狐只得讪讪笑着往回走。


 


上位者嘴里说出来的,即便是胡扯也是核弹级别,酒吞和茨木都知道的流言蜚语,没道理大天狗没听说过,听过了为何没有任何表示,若辟谣的是大天狗本人,就凭他不怒自威的地位,又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被中伤吃亏的明显是大天狗而不是他妖狐,可如今火烧了眉毛跳脚的却是他,妖狐觉得这桩莫名其妙的绯闻即使给了他再多的便利,也是时候结束了,便在门口等着,转悠了小半日终于等到归来的斗技场队伍。


 


第一个进门的妖刀姬看上去有些狼狈,帽子不知所踪露出她漂亮的黑发,后面跟着的大天狗情况就更糟了,额角的血划出一道分界线掉下去染红了他的狩衣,耷拉着半边翅膀,脸色苍白得可怕。                                                                                                                                                                                                    


 


见鬼,大天狗竟然真的受伤了?


 


妖狐跳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大天狗瞥了他一眼才想起来该去找治疗,连忙去北院里寻了樱花和桃花,一群人出来咋咋呼呼就把大天狗拥进了屋子,好一顿包扎治疗。


 


等到人都散去了,樱花桃花也都去煎药,妖狐才进了门,大天狗正斜靠在床边休息,见了是他也不说话,接着闭上眼。


 


“小生不知斗技场原来如此险恶……”好好的六星大妖都能给伤成这样,妖狐瘪瘪嘴,思忖着也许这个时候并不适合讨论他们的关系,大天狗却突然开了口,“不知就无需知,找我有事?”


 


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到了关键时刻竟然歇了菜,左右组合言语都不成形,妖狐可惜了自己平白消耗掉的小半日,只好硬着头皮道,“大天狗大人这般忙碌,小生还来叨扰着实惭愧,但小生实在是没法了,只好来找大人……不知大人可有听说最近寮里传的那些风言风语?”


 


“你指的哪些?”


“就是……就是说大人您中意小生的那些!”


“……自然是听过的,有什么问题吗?”


“大人难道就不觉得困扰吗?”


 


“困扰?”大天狗这才睁了眼看他,仍旧是那副恬淡无关的模样,“不过是些茶话的闲言碎语,有人喜欢说有人便喜欢听,置之不理就行了,没什么好困扰的。”


 


“可是……”


“还是说,”眼瞧着大天狗走过来,洗干净又是一张俊美样子的脸探到他眼前,在离着堪堪三指的距离里停住,妖狐觉得自己是脑充了血才会动不了,只听到大天狗的声音,“这些流言蜚语讲中了某些东西,你才觉得困扰?”


 


二突子干脆改名叫溜得快,一天之内妖狐就跑路了两次,被酒吞茨木吓的,被大天狗惊的。


 


妖狐脚底抹了油窜回屋子就落了锁,左右确认没人了才敢松口气,一屁股摊在地上不起,脑子里全是大天狗刚才质疑他的话,和那张漂亮脸上难得的笑,也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妖狐都想举起双手双脚点个赞。


 


有些美终究是超越了性别的存在。


 


 


 


05


 


 


时光总会证明小生的清白,妖狐每晚睡觉前就给自己做思想辅导,并幻想第二天起来世界就又纯真美好了,就这样又渡过了难熬的几日,妖狐时时顶着小姑娘们残酷的目光,和不时飘进耳朵的声讨,“他竟然都不去看望大天狗大人。”


 


第四日的时候妖狐被晴明从被窝里揪了起来,一边给他穿衣一边训斥他不好好吃饭,往他嘴里随便塞了几个红蛋蛋便拽了他出门,妖狐迷迷蒙,走到院门口看见待机的大天狗已经拆了绷带,连忙拉住树干死活不动,“阿爸!你又搞什么事情!上一次打御魂可把小生害惨了!”


 


“崽啊,不是阿爸不疼你,”晴明叹了口气,又伸手摸摸他的头,也是一脸无奈,“队伍多了个狗粮位置,狗子说要带你。”


 


所以为什么是带小生?


小生不戴火灵!也不戴招财!


都说了很困扰了还来招惹小生,分明是故意的!


 


脑回路十八弯的妖狐气不过,抬手就真抢了剩下三点鬼火,啪啪两下一分不多,怄气地看向左边的大天狗,对方也撇他一眼打个了风袭。


 


第二轮妖狐接着作怪,可轮到大天狗分明还有火却依然只打风袭,打一次看他一眼,等到对面小妖扑过来一口一口把他咬到只剩血皮,妖狐才慌了,后面的晴明也慌了,大声地叫起来,“狗子你再看你媳妇他也不会连突的,给我用火!用火!”


 


呸!谁是他媳妇!


于是妖狐又抢了火,和对面的汪汪犬同归于尽,化成小纸人的瞬间妖狐依稀看到,弥漫在大天狗嘴边,浅薄的笑意。


竟然算计小生!


 


至此妖狐和大天狗算是杠上了,一个非要带,一个偏要跟,妖狐还特意找座敷借了套加速加肉涅槃火,每每和大天狗同场就戴上,专门抢火毫不手软,大天狗也配合的一直普攻。


 


可四星毕竟和六星差距太大,更多的时候都是妖狐被打下场了大天狗还傲然站立,偶尔几次大天狗不幸身先士卒,凭妖狐一己之力也逃不过翻车的噩运。


 


为此可苦了晴明,左边是掌中宝,右边是心尖肉,谁都不肯低头,只能换了攻于战斗的博雅来带队,几次之后弄得博雅也怨声载道,叫嚷着罢工。


 


神乐是不愿掺和这种麻烦事的,明码标杆基佬的事情自己内部解决,晴明思考再三,终于决定把两位小祖宗都剔出场,换上了早已步入养老生活的青行灯。


 


这下妖狐没了和大天狗作对的场合,两只妖只能终日里坐在院子里干瞪眼,也不再去管那些流言传成了什么样,一心只想给这个戏弄自己的大妖一个颜色瞧瞧,可他又打不过大天狗,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挽了袖子就上去干一架。


 


那就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妖狐扯扯了自己的脸,作出自认为严肃认真的表情说道,“大天狗大人,和小生这么斗气有趣吗?”


 


“有趣。”


对这种回答翻个白眼,妖狐再接再厉,“大人怎么就没想过呢,这流言非说您中意小生,这不是拉低了您的格调吗?”


 


这下大天狗像是开始思考妖狐说的话,好一会儿才回了他,“看来你对这个流言也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在意,从昨天开始,你和我,”


 


大天狗故意停了下来,指指妖狐又指指自己,慢悠悠酌了口茶,有些好笑地看着一脸迷茫的妖狐,“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06


 


 


如果上天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妖狐一定在最初听到这个流言的时候就大声地、坚定地告诉大家,他是一个笔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


 


不去贪便宜搭顺风车,也不管晴明怎么哄诱都不去打蛇塔和探索,更不会把辟谣的希望寄托在大天狗的身上。


 


说到底流言演变成今天这样,和当事人双方的缄默不语都是脱不了干系的,妖狐这边自悔当初,没听到大天狗在一边叫了他好几次,脱口道,“什么?”


 


“没什么,”对方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又伸手去拿茶,“阿爸那边我会去说的,你不用担心不让你上场。”


 


“该担心的应该是大人您吧,”何况这个担心根本没有落到关键上,“倚重了您这么久,第一次坐冷板凳的滋味不好受吧。”妖狐话里带刺,好在对方像是没听到,仍然对他笑了笑。


 


第二天晴明果然就召了他,义正言辞地问有没有悔改有没有醒悟,妖狐一脸谦卑连连点头,走到副本门口才看到等候多时的大天狗。


 


也不知晴明什么毛病,禁闭关了一天就放了出来,还推上了同一战斗场,是真不怕历史惊人地相似还是大天狗给灌了什么迷药。


 


偷偷看了眼仍旧笑盈盈的晴明,妖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搞事情为妙,乖乖只打了个风刃,这下大天狗不再看他,直接一个大招带走了三个小妖,得到晴明夸赞一个。


 


之后就顺风顺水,一日下来妖狐也涨了不少经验,眼瞧着就要四星满级,看看大天狗身上满强化的六勾暴击针女套,再看看自己的破烂装,感慨狐不如狗。


 


却不想晚上大天狗就抱着一堆针女来找他,都是些满强化的四五星,大致是以前用过的,属性都相当不错,妖狐看着满桌子的御魂和桌子前面的大天狗有些莫名其妙,“大人这是在做什么?”


 


“给你的。”


“这……”妖狐想说男子汉大丈夫伸手不受嗟来之食,但一想反正之前都受了不少,何况御魂才是式神强大的根本,只是搞不清对方的举动,“这是为何?”


 


“你收着便是,”妖狐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大天狗这几天看他的眼神异常古怪,三分打量七分探寻,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这要是放在哪个小姑娘身上妖狐定会觉得可爱非凡,可对方又是和自己有仇的大天狗,虽然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但总该留一个心眼,“明日你就能升星了,总能用到的。”


 


于是妖狐便不客气地收好御魂,道了谢就往门边一站,一副赶人的样子,对方也不再多话,只留下一句早些休息便离去。


 


 


 


07


 


 


没原因的才是失眠,有理由的那叫为情所困。人生不过数十年,一晃眼就过了,可妖怪活得要更长更久,挣扎困顿在红尘世间,戒不了贪嗔痴,逃不掉喜怒哀。


 


妖狐在成为晴明的式神之前为非作歹好一段时日,一身戾气沾染尘埃,被晴明收拾了一顿才变得乖巧老实。


 


那时候大天狗也不过堪堪四星满级,妖狐目中无人,站在树下就扯着大天狗的翅膀叫唤,被惊醒的大妖睁了眼低下头看他,一身素白狩衣,脸上无欲无求。


 


妖狐记得自己当时愣怔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对方说话就扭头跑了,非要晴明把他调去另一支升级小队,晴明拗不过,只好放了他和酒吞两个自立自强。


 


明明丑时过了半,妖狐转辗反侧却仍旧没有倦意,满脑子竟然全是过往旧事,和他那时候对晴明说的话。


 


妖狐自认作为狐族一员,智商和情商都是在线的,如果并着流言走向一路发展到现在的绯闻关系,他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只是他没有想到,可能再给他一百次重来的机会他都不会想到,也不会去想。


 


大天狗这种妖怪,竟然真的动了心。


 


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吧。


——噢不对,寮里的小姑娘们早就信了,并以此津津乐道。


 


可他还有很多问题,塞满了脑袋无处可遁,秉着下地狱也要拉着垫背鬼的想法,索性溜起来,偷偷摸进了北院里,偌大的寮子可能就他一个还醒着,连打光的灯笼鬼都迷了眼。


 


晴明窸窸窣窣好一阵才来开了门,妖狐故意往里挤了挤,果不其然看到床榻前的两双鞋——噢,你们这两个死基佬——被晴明又推了一步才翩翩问候,“阿爸睡得可好?”


 


然后幸灾乐祸看着晴明嘴角抽搐脸色发黑,似乎下一秒就要抽出符来贴他,可惜外褂还叠在床头整整齐齐,只能按下不表以唇相讥,“崽,你这大半夜的,春天到了?”


 


“该是到了,阿爸难道没听说过近日寮里大家都在讲吗?小生和大天狗大人相亲相爱的故事。”


 


哇哦,夜半三更,来者不善。


晴明觉得自己刚才没听博雅的话多套件外裳真是愚蠢至极,眼前的妖狐穿戴整齐,一看就是个不依不饶的架势,满脸讥诮倒又像了他刚来时候的模样。


 


“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那阿爸怎么就不阻止这流言的传播?”


 


晴明也好,随便哪个大人都好,金口一开,谁还敢造次?推算到一开始,谁又有胆子编排寮里唯二六星满级的大天狗?妖狐自妄心思剔透,到头来竟然阴沟里翻船,倒是被人黑了一把,气不打一处来,“阿爸还记得小生当初说过的话吗?”


 


——若他为神,便想拽了他跌落凡世,走过生离死别。若他本就为人,就拉他堕入地狱,淌尽铜树针芒。看这张纸是否到最后还是一尘不染,眼里的无嗔无痴,面上的无为无我,小生都想给他毁得干干净净。


 


“阿爸,你这不是逼小生去死吗?”


 


——世间唯美不损,所以处处都是一见如故,可只此一妖,小生自知斗不过留不住,便藏了心尖血眉间砂,只好两不相关。


 


 


 


08


 


 


大天狗中意妖狐。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讲这话的是青行灯,晴明也就不得不信了,转过头去看还在树上假寐的大天狗,晴明思忖片刻还是决定不插手孩子的恋爱问题,让他们自由飞翔。


 


流言第一天传出的时候,山兔就蹦蹦跳跳来告诉他茶话会的主题,晴明心头一惊,暗道大狗子倒是深藏功与名,竟然利用舆论来操控人心。


 


妖狐中意大天狗。


 


寮里大概只有晴明一个人知道,当初妖狐抵死抗拒大天狗带他升级,晴明多问了几句,就问出来这个狐狸的小心思。


 


妖狐那个时候说过的话晴明也还记得,只是一直不太明白,若是真的中意大天狗,又何必故意要远离他。


 


如今两边都有意,倒是桩美事,晴明也就以为两妖真的在一起了,带去御魂吵架,带去升级吵架,都只当作是小两口在赌气闹别扭。


 


谁又想到,他们真的没在一起,一个两个都藏着掖着,都假装自己是看客,晴明无奈地叹口气,觉得是该家长出手干涉的时候了,“崽啊,以前你如果是怕狗子不中意你所以才不靠近,那现在狗子的心意你都看明白了,还有什么问题呢?”


 


还有什么问题?


妖狐心里清楚,他在害怕,想把大天狗拉下神坛的心情无时无刻不从四肢百骸涌出来躁动,可在此之前,他恐怕就已经跌落地狱永无翻身之日。


 


爱情若是场博弈,先出手的那一个必输无疑,妖狐先跨了一只脚,另一只却死死钉在原地不敢动弹——狐狸本该生在风花雪月里,片叶不沾身。


 


可他动了心,想把一只妖锁在他身边永生永世,如魔蛊噬心,不得根除。


 


“那阿爸为什么会和博雅在一起呢?”妖狐沉默良久突然发问,晴明瞥了眼他不太好的神情,心想这个回答大概关系到他家狗子未来的命运,思考再三终于回答,“因为不想后悔,没有谁知道明天会变成什么样,也许天灾人祸就突然降临了,最难过的不是生离死别,而是你连你的心意都还没传达出去。”


 


晴明知道妖狐的执拗性子,一时半会儿铁定是正不回来的,只能让他回去好生想想,却没想第二天起来,妖狐还坐在北院里,头发上满是清晨凝华的雾气,抱着自己的尾巴瑟瑟发抖,全然没了昨晚那股质问他的气势。


 


看来是想明白了,倒是比预料的时间少了不少,晴明心头一喜,决定放大天狗一天的休假,转去提溜起还在做梦的茨木,又让博雅把北院的大妖们都赶了出去,才心满意足地出门斗技。


 


大天狗打开门就看见这么副场景,整个北院妖去楼空,只有妖狐一个来回踱步,冷得不停哈气搓手取暖,听见声音才转过头来看,“大……大天狗大人,您醒了。”


 


“找我有事?”把人放进屋子又给倒了杯热茶,一口下去妖狐才像是活了过来,想起自己的目的又开始紧张,伸手掐了把大腿强迫自己冷静,才端起平日那副风流倜傥的样子,“自然是有事才来找您的。”


 


“小生已经知道了,寮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语,根本就是大人自己说出去的。”


“所以呢?”


 


真是脸皮厚起来堪比城墙,眼瞧着大天狗一脸正经地承认,坐的端正典雅,却一点羞愧都不见,倒是合了前面那些作弄他的样子。


 


“所以小生就来问,大人为何要说这些流言蜚语给自己和小生添堵?”


“流言蜚语,指的是无中生有的污蔑,我何必污蔑我自己。”


“那小生可否当这话的意思是,大人当真中意小生?”


“你觉得呢?”


“小生脑子不好,还请大人明说。”


 


大天狗没有回答,探了半边身子过去,近得鼻尖贴了鼻尖才停下来,眼里全是妖狐得意的笑,“好,我说,我中意你。寮里的风言风语都是我让青灯传播的,帚神和小白是我命令去的,刷御魂也是我叫晴明带上你的,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有的,有的——”妖狐从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大天狗,对方刀削的轮廓模糊在视线的焦距里,竟成了锁匙利利落落一下就解开了,“大人可知道,小生也……”


 


——也中意你,很久很久了。


 


没说完的话全被大天狗一个吻堵回了喉腔,迷迷糊糊中妖狐仿佛听到,来自屋顶和窗外的窸窸窣窣。


 


便又是一阵流言四起。


 


 


——FIN——


 



评论

热度(2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