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沙雕

【博晴】不会解决情感问题的心理医生不是好牙医

阿恃:

10天前的点梗hhh 
心疼一下牙疼的晴明√
ooc








  1.
  身为一名牙科医生的我,今天也在认真的工作。
  刚坐定下来,就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我看了看今天的第一位病人,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
  “源博雅先生是吧?”我看了看他病例卡上的名字,询问道。
  “是的。”
  “请问你哪里不舒服吗?”
  “医生,我觉得我心里不舒服。”
  我愣了一下,好心提醒道,“源先生,心脏科在楼上。”
  “不不不,医生。”他吸了吸鼻子,“我是说,我心里难过。”
  但是,这里是牙科。
  源先生一脸沮丧的告诉我,他觉得他的恋人不爱他了,对他越发的冷淡,不像从前了。
  所以这跟你来牙科有什么关系?
  “医生,你一定要帮我!”他拽着我的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听说,你是一位精通情感的心理专家,所以今天特地一大早就跑过来找你了。”
  可是先生,你说的心理科在隔壁。






2.
  “源……”
  “原来他不爱我。”
  “这里……”
  “理想和现实总是会有差别。”
  “牙科……”
  “可是我那么爱他。”
  为了告诉源先生这里是牙科,我尝试了很多次,然而每次都会完美的被他打断,然后他一个人又自顾自的悲伤起来。
  算了,干脆等他说完吧。我这么想着,看到源先生趴在桌子上,一脸委屈,像极了某种被抛弃的大型犬,如果有耳朵和尾巴的话我猜此时一定是垂着的。
  “你和你恋人怎么了吗?”虽然我不是兽医,但是看他的样子实在可怜,所以还是有点想知道的。
  “我觉得,他对我的感情淡了。”
  “比如?”
  “比如他最近都不笑了。”源先生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我找他玩飞行棋,他竟然拒绝了我。”
  你们大晚上在一起就是玩飞行棋吗?
  “而且,邀请他玩之前我郑重的发过誓,绝对不再把他的飞机都踩回去,也绝对不再连续12把骰6了,结果他还是拒绝了我。”
  先不提你把他飞机都踩回去的事,光是连续12把骰6,只要是个人都不想跟你玩吧。
  “可能,你恋人只是单纯的不想玩飞行棋呢?”
  “我也这么安慰过自己,但是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更过分的事。”






3.
  “他今天早上,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源先生说着说着,一脸的生无可恋。
  听起来很严重,我沉思了一会儿,“你可以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所以说我为什么突然就变成心里专家了,我是个牙医啊喂。
  “我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地上,被子在我身上绕了两三圈。”
  “像春卷那样吗?”
  “不,更像花卷。”源先生义愤填膺的表示,他挣扎了好久才把那团被子给弄开。
  简直就像大型犬偷偷爬上床被主人发现,然后被一脚踹下去又被被子卷了个满身又甩不掉的情景。
  奇怪,我这是什么比喻。
  我回过神,假装自己刚刚听得很认真,“那么源先生,你怎么能确定是你的恋人把你踹下床的呢?”
  “难道是我自己滚下床的?这怎么可能。”
  照你那个花卷的缠法,我觉得十有八九就是了。
  然而源先生看上去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性,自顾自在那边敲着桌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分了算了!”






4.
  话音刚落,门第二次被推开,进来的也是位年轻俊秀的男子。
  源先生见到来人立马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晴…晴明!”
  被称为“晴明”的先生愣了愣,问道:“博雅,你怎么在这?”
  “呃…那个……”
  “你也牙疼吗?”
  “牙疼?”我看到源先生一把推开座位,迅速的跑到晴明先生身边,“晴明你牙疼吗?”
  “嗯。”
  我八成猜到他俩的关系了,这可能是牙医的直觉。
  源先生歪着头,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家恋人的脸。
  啧,是我眼花了吗,怎么觉得源先生身后的尾巴摇得正欢呢,估计耳朵也翘得老高,一副渴望被主人抚摸的样子。
  “是不是很疼?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源先生握着晴明先生的手,脸上的担忧一分都藏不住。
  刚才是谁气愤地说“分了算了”的?
  嗯,肯定不是源先生。
  晴明先生安抚的拍了拍源先生的肩,“不想让你太担心,所以想着今天来看医生的。”
  “晴明,那你来错科了,牙科在隔壁。”
  “隔壁是心理科,这里才是牙科,博雅。”
  我看到源先生僵硬的回过头,脸上还带着一丝希望。
  “是的,这里是牙科。”
  好的,希望彻底变成绝望了。
  “话说,博雅来这里做什么呢?”






5.
  “阿…这个…那个…因为…我担心你怕疼所以来陪你!”源先生自认为找到了个好借口,我一脸鬼才信你的表情,谁知道晴明先生有些害羞的低了低头,“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说晴明先生,你好歹也思考一下源先生在不知道你牙疼的情况下过来陪你的可能性吧!
  难道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吗?
  “晴明,今天早上你把我踹下床也是因为牙疼所以心情不好吗?”我看到源先生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家恋人。
  “那个,其实是博雅你自己滚下去的…”
  “是…是吗!”
  啧,果然恋爱中的都是傻瓜。
  “好了,源先生。”我努力从晴明先生身上剥开了他的爪子,“我才是牙医。”
  本以为拔个牙就能结束了,谁知道旁边这家伙一刻也没消停过,一会儿“医生你轻点!”一会儿“哇看上去好疼!”一会儿“出血了!!”一会儿“医生!你温柔一点!”一会儿……一会儿个毛!你能不能安静点?
  不过吵着吵着总算是解决了,所以说当初那个说“分了算了”的人到底是谁啊。
  晴明先生朝我道了声谢,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早点把你家傻狗领回去就行。
  在关门前,我听到某人兴奋的喊着:“回去可以亲亲吗!”
  然后是晴明先生听上去有点害羞的声音,“笨蛋,回去再说。”
  为什么你们在关门前还要秀我一脸?






6.
  身为一名牙科医生的我,今天也在认真的工作。
  今天是周末,起的比平时稍微晚了点,开门时,看到门边蹲了个熟悉的人影。
  后者抬起头,我仿佛看到他身后的尾巴又翘了起来。
  “先生,心理科在隔壁。”
  “医生我是来看牙的!我牙疼。”
  “噢是吗?”我有些不敢相信,“感情问题解决了,太开心所以糖吃多了?”
  “不是。”源先生摇了摇头,“是亲多了。”
  “……”




  我总觉得,隔壁的心理科快要关门了。



end

评论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