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沙雕

【博晴】归处

林深_不知处:

其实呀,晴明大人可能是个腹黑呢【不是


微博:【博晴】归处


本文中相关的酒吞和茨木的故事:【酒茨】朋友与爱情


===============================


  一


  博雅一直觉得晴明太瘦了。


  并不是因为晴明平日里喜欢穿宽大的白衣,也不是因为他腰上的衣带束得太高太紧,更不是因为他头上那乍看之下有些可笑的帽子。源博雅只是觉得近几日自己看向晴明的次数变多了,好像闭上眼就能比划出来他肩膀有多窄手臂有多细似的,所以就连心情也跟着这个人起起落落起来。


  这不正常,博雅这样想着,在次数逐渐增多以后他开始变得有些生气。


  那家伙有什么好看的?


  博雅承认晴明是有些姿色的,虽然这样的姿色放在男人身上有些超过了。但他依旧觉得对于晴明来说,这样的相貌和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妥,相反的,反而令他更具有魅力。


  也难怪那些大鬼小鬼最终都会听命于他了,博雅有时候觉得,倘若自己也是一个式神,绝对是会心甘情愿被晴明收服的。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晴明温柔的笑,还有他那双仿佛看透了你的一切的眼睛。


  言归正传。


  晴明隐藏在宽大衣领下的脖颈很好看,博雅有时候会看着那里露出的一小点皮肤发呆。晴明很白,皮肤白嫩得好像能够掐出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博雅都想要扑上去,将他的衣领拉开好好往里面看上一看。幸好,这样的冲动并不多见,每一次博雅都很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晴明从没发现他的异样,这叫博雅感觉很好,至少自己的掩饰是成功的。可一转念,他又觉得有点可惜,至于具体在可惜些什么,博雅不敢往深处去想。


  源博雅很喜欢晴明的背影,这一点他不会刻意隐瞒。因为任谁都知道,作为阴阳师,能够和自己的式神并肩作战是晴明的骄傲。也只有这个时候,博雅会站在晴明的身后,仔细地打量他。那瘦而高的身体里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晴明的肩背永远是挺直的,好像一只竹,坚韧着挺拔着在疾风中宁折不弯,是安倍晴明的傲骨,是他蕴含在骨子里的,作为阴阳师的骄傲。


  博雅佩服这样的晴明,也自认在阴阳术上甘拜下风。


  不过,在其他方面呢?


  晴明的性格好得不得了,寮里的小姑娘们闲来无事都喜欢围着他转。相比之下博雅这边就清净很多,除了些大块头的偶尔前来比划两下,就是白狼一脸严肃地来向他讨教箭术了。博雅从来没想到射箭还有这么多可说的门道,当年儿时学会又抛在脑后的东西,早就被他化为了身体的习惯。被白狼一问再问,也都一点点地从内心深处给掏了出来。博雅觉得这样很有趣,所以只要是白狼问到的,他都一点不剩地都交给她。


  有时候晴明会带着新来的小式神路过道场,当看到在探讨箭术的博雅和白狼,他总会停下来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多数时候博雅是注意不到他的,但也有时候,在一箭即将射出的档口,博雅会觉得有什么东西瞬间划过自己的心头,令他忍不住偏头去看,也就是这一眼,让他看到了抱着小式神站在门外,对着他笑意盈盈的安倍晴明。


  下一箭,毫无疑问地脱靶。


  白狼已经见怪不怪,博雅在多次中招以后也就平静了。


  一定是那双眼睛,他这样想。晴明那双仿佛闪着光的双眼,将自己心中的某一块地方看透了,也迷乱了。小时候一心一意扑在箭术上的源博雅,从未想过在未来的一天,会有一个人就这样轻易地打破了自己修习多年的气场。


  而且,还是个男人。


  


  二


  安倍晴明是一个很平静的人,有的时候平静得令人发狂。而源博雅则习惯于焦躁,人生中唯一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事情除了射箭,便只有下棋。


  于是两个人开始下棋。


  八百比丘尼和神乐都惊讶于博雅那隐藏于外表之下的好头脑,因为从以往的数据看来,博雅和晴明的胜负率几近平分,似乎只有在下棋的时候源博雅会调动起他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去仔细的想接下来的每一步。这在平日里的战斗中都是不常见的。战斗中的源博雅只要有机会动手就绝对不会闲着,总是搞得跟他在一起的式神胆战心惊。没有人敢去跟晴明告状,毕竟"阴阳师气场太强吓到我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丢脸的,所以一般来说除了白狼,没有一个式神会主动去和博雅打交道。


  没人知道晴明究竟了不了解这种现状,很多时候他们两个人会同时心血来潮,晴明留在家中偷懒,而源博雅带着式神们上阵。被点兵的式神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说半个不字,源博雅就像一个永远不知疲惫的孩子,高声吼着射出精准的箭。气势是到了,可比起晴明来,总觉得少了些阴阳师该有的平稳和安静。


  相比于阴阳师,源博雅在战场上更像一名战士。


  下棋是在认识晴明以后才培养起来的爱好,博雅头脑很好,最开始清闲的那几日学得飞快,不过后来因为黑晴明的事情而耽搁了,在事情解决以后才又捡了起来。


  两个人最喜欢的地方是寮里的樱花树下,在春天樱花开放的季节,搬一张桌子放上棋盘,青行灯为二人斟满两杯清酒,妖狐崽儿团着他的大尾巴赖在晴明怀中补眠,帚神将周围的落花都扫干净,他们两个人就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之中,各执一子,下上一整天的棋。


  博雅喜欢这样的感觉,寮里成年的式神们都被晴明教得很好,轻易不会来打扰。每每这时候博雅会觉得,眼前这个垂下眉眼认真思索的阴阳师,是只属于自己的。晴明那双会说话的眼,一整天一整天都只扑在棋盘和他的身上,但凡一丝一毫的目光流转都会让博雅心中一动,身体里的哪个地方好像被填满了,又有什么地方空了下去。


  有的时候博雅会看着晴明的脸失了神。那一定是在闹着晴明的小家伙们都睡下的时候,没有他人在周围,博雅便可以仔仔细细地看他。比其他人更加精致的脸,和那消瘦的肩膀。博雅总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把晴明搂过来似的,包括他的腰,和手臂。


  多数时候,晴明会发现他的怪异,而后低下头,轻轻咳一声。博雅回神,能看到平日里都平静到清冷阴阳师,耳边泛起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红晕。


  这样的事情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晴明面对他的表情越来越怪,博雅却没神经地像没注意到似的,依旧盯着人看。再后来,晴明也习惯了他的目光,会抬起头来暖暖一笑。


  阴阳寮里的风光正好,橙红色的阳光从侧面打过来,映在晴明脸上。博雅一个没忍住,抬起手抚上晴明的耳侧。


  晴明一愣,源博雅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依旧愣愣地,用手指在晴明的脸上摩挲。他摸着光线照过来的地方,有些暖,晴明的皮肤很细,所以手感也很好。有几缕发丝从他耳后垂下来,博雅没有丝毫犹豫地,便将那柔软的发别到了晴明的耳后。


  手指擦过耳侧,晴明轻轻抖了一下。源博雅有一瞬间的失神,而后立即反应过来。纵使是迟钝如他也知道这动作有多暧昧,不由得怔了怔,才后知后觉地红起了脸。


  看他这样子,晴明扑哧一声乐了。他也学着博雅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脸,而后趁人一个不注意轻轻一捏。博雅被他捏得没脾气,就算是疼也得忍着。


  晴明怀里的狐狸崽儿眯着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三


  博雅觉得自己的思维变得少女了,甚至比神乐还要厉害上几分。


  他去找八百比丘尼。


  “晴明学没学过什么魅人的法子?”八百比丘尼笑了,“这我怎么知道?”


  她慢慢悠悠放下手中的茶,“不过……阴阳师一般是不会学这样的阴阳术吧?尤其是像晴明这样的人。”


  博雅皱着眉,总觉得她的笑容里隐藏了几分深意。


  “你要是真这么在意,为什么不去亲自问问他?”八百比丘尼建议道。


  博雅知道晴明会是什么反应,肯定是一愣过后送他一个万年不变的微笑。博雅也并不是真心想问出这么蠢的问题的,他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总有一处地方被晴明占满了,赶都赶不出去。


  这心情究竟是什么呢?


  “博雅大人最近好像没什么精神,”白狼好心地问他道,“是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博雅皱着眉,自顾自嘟哝了一声。


  “哎?晴明大人?”白狼显得很惊讶,“晴明大人非常好啊,在下没觉得大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错觉吧。博雅这样想。


  担心博雅身体的白狼体贴地没有去多问他,早早地便收拾回去了,这给博雅留下了一大段空闲的胡思乱想的时间。


  


  四


  博雅知道,自己是个战士。战士的脑细胞从来都没有分一星半点在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上。


  他也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奇怪,于是只能努力地让自己回到当初记忆中的状态。莽莽撞撞,粗鲁而不受约束。


  八百比丘尼不是个随便说闲话的人,晴明待他如初,甚至还为他恢复了精神而感到高兴。博雅觉得这就值了,再没什么能让他放不下心的。


  前段时间一直来寮里喝酒的茨木童子忽然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带着一身非差非常严重的伤。


  晴明担忧地看着他。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刚回复过来没多久的茨木倒是满不在乎,“这样真矫情。”


  正在为他疗伤的神乐听到这话,轻轻地按了下他的伤口以示惩罚。博雅知道晴明在担心什么,茨木这伤是被大天狗弄的。这家伙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向大天狗挑衅,若不是博雅碰巧路过解救及时,只怕是真凶多吉少了。


  当事人自己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招猫逗狗,不甚打翻了神乐身上的水盆。博雅见状一巴掌就打了上去,只恨这皮糙肉厚的式神不记吃也不记打。茨木还手,又是一番不痛不痒的鸡飞狗跳。


  八百比丘尼走到晴明身边,微笑着低声不知跟他说了些什么。


  说了没两句,晴明就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轻轻咳了一声。


  就好像猫被挑起了神经,博雅一下子扭过头来,看着晴明。


  第一反应是,他生病了?


  然后,我怎么没有发现?


  再是,他穿的也太少了点吧?


  想也没想,博雅拿起一件衣服丢到晴明身上。


  别病了,病了麻烦。


  


  五


  茨木为了酒吞的事情,从焦急到烦心,再到麻木,一步一步博雅和晴明都看在眼里。


  就连神乐也开始担心,曾经跑来问过晴明,能不能把茨木收为式神,让他免去被酒吞随意使唤的苦。


  晴明轻轻摇摇头,说,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事情。


  这是茨木自己的选择,晴明知道,自己无权干涉。


  博雅曾经听到八百比丘尼感叹,“感情啊……”


  再然后的句子他没听清,只愣了一会就离开了。他不想去细想茨木对酒吞究竟是什么感情,这对于从小受到贵族正统教育的博雅来说稍微刺激了一些。


  不过,并不突兀。


  茨木那家伙对酒吞的执念有多深,整个寮里都是有目共睹。原本以为只是单纯的崇拜,但这样看来若是加点更深刻的感情在,也未尝不可。


  原来男人和男人之间也可以由这样的感情吗?


  博雅想着,就想到了晴明,他漂亮的双眼,和温和微笑着的唇。


  爱情是什么呢。


  这一点用不着问八百比丘尼,博雅自己知道得很清楚。


  是看着那个人的脸就会心跳加速,是无时无刻不思念的心情,是想将人拥入怀中的冲动,是不断的关心和自己照顾不周时候的自责,是想要拥抱,是想要亲吻,是当你想着他的时候,从心底里涌出来的,夹杂着快乐和悲伤共有的情绪。


  啊……


  原来是这样啊。


  


  六


  表白的过程一点不拖泥带水,像极了博雅一贯的风格。


  晴明愣了再愣,硬是没挨住这般冲击力的直球,平常的笑容也僵在脸上,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半晌,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博雅的心悬到了嗓子尖。


  很久很久以后,博雅再回忆起那一天,只记得那天天气有些热,蝉鸣夹杂着远处小孩子的欢笑声,还有眼前人那无奈又好笑的脸。


  如果你不嫌弃——那时候的晴明说——如果你真的想好了……


  “我们可以试一试。”


  


  七


  有了情人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乐,尤其是情人是自己整天想着的那个人的时候。


  博雅依旧会在没事的时候偷偷看向晴明,只是被抓包以后不再呆愣,而是先一步微笑起来。每每这时候,博雅就能看到晴明微微有些红了的侧脸和耳尖。


  原来以前的晴明也拥有和自己同样的心情。


  这个发现让博雅心情很好,打石咀的时候不留神多射了几箭。


  晴明不忍直视般回过头,这人真是不能对他太好,那点小心思透着身体全都露出来了。幸好整个寮的式神几乎都继承了神乐的单纯,愣是没人发现一星半点的不对劲。


  博雅喜欢这样。这就好像他和晴明拥有了共同的秘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这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


  好吧,虽然晴明暂时还不让他进他的房间过夜。


  不过至少心里的距离更近了。


  源博雅微笑着站在道场中央,把偷偷溜进来冒险的山兔和孟婆吓得猛一个激灵。


  


  八


  如果要博雅说出晴明的好,他一定会坑坑吃吃半天说不出。


  可要是让他说晴明的不好,那就有的论了。


  吃饭挑食、轻微洁癖、对别人太好、笑得太灿烂、说话声音太好听、审美不过关……


  博雅絮絮叨叨说了好一大串。晴明坐在一边笑得不能自已。


  是,我审美不过关,所以才看上了你不是?晴明眯着眼睛对他微笑。


  博雅皱皱眉,我说的是你的衣服和帽子。主要是帽子。


  晴明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说,等过年了你带我去街上买一套,你觉得好看的。


  采访者脸狐表示自己他喵的要被闪瞎了。


  


  九


  心灵的契合他们已经做到了,不过身体的契合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第三次没做成功以后,博雅从身后紧紧抱住晴明,任他怎么挣扎都不肯放手。


  晴明有些抱歉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他受不住痛,这一条博雅一定会记在晴明的缺点簿上。


  博雅抬起眼来。眼前人近在咫尺的赤|-|裸的脊背和脖颈,无一处不在刺激着他的欲|-|望。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吻上了晴明的耳后。这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怀中人轻轻一颤,博雅得寸进尺地用牙齿轻轻啃咬着他的耳垂,听着晴明忍耐不住漏出的喘|-|息声,觉得异常满足。


  糟糕了。博雅无奈地皱眉,自己明明还年轻,就已经有老头子的想法了,这样不好。


  最终晴明还是摆脱了恶魔的桎梏,将衣服整理好熄灯睡觉。鉴于平日表现良好,博雅破例得到了在他房中过夜的资格。


  不过这究竟是奖励还是处罚,就任由有些欲求不满的源博雅自行想象了。


  


  十


  还是那棵樱花树。


  花不知开过了多少次。神乐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阴阳师了,晴明叫她带着一批式神出门试炼。结果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平安京现在非常宁静,只要他们坚持本心,便什么都能战胜。


  看着有些空旷的寮院,博雅问晴明,你觉得寂寞吗?


  晴明摇摇头。


  博雅一脸的不置可否。连平时总黏着晴明的妖狐都主动要求出门了,这重情重义的家伙不寂寞才怪。


  好像看穿了博雅的心思,晴明笑了笑,将手中的清酒一饮而尽。


  “为什么会寂寞呢?这里有你在,有家在。只要家在这里,人就不会走散。阴阳师不是专为什么东西而存在的,自然也就不会因为什么而感到寂寞。”


  晴明笑着看他,眼中似乎泛着点点的光。


  “博雅,你是我的爱人,也是我唯一的归处。”


  


  十一


  有一天源博雅心血来潮,逼问着晴明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自己的。


  晴明被逼到无路可退,只能勉强开口。


  是我们见面的第一天。他说,一个贵族少年毫不讲究礼仪地冲我和小白怒吼,我当时就觉得,这么粗鲁的男人虽然帅,但是一定是没人要了。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他吧。


  晴明笑着拍拍博雅的脸,只是不知道,他居然犹豫了那么久才表白。有点超乎我的想象。


  博雅痴怔了半晌,突然涨红了脸惊讶道,居然比我早了那么久?!


  是啊。


  所以,你应该怎么补偿我这么多年交替而来的期待与失望?


  晴明笑着吻上了博雅的唇。


  辗转流连间,已过经年。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