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沙雕

萧掌门这个蔡居诚你不要我们就抱走啦【三】

对呀师兄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十八君才不是18R:

文主萧蔡CP,掺杂大量全江湖都想嫖蔡师兄的情节


本章大概又是一句话的萧蔡,目前他们只活在对方嘴里和心里


是时候展现痴汉本色了【bushi


他娘的章节怎么越写越长了


——————————————————————————


“阿嚏。”


蔡居诚喷嚏声起的时候,把秋百越吓了一跳,别再是他把人弄出问题了。本想赶紧上前查看下,还没起身蔡居诚跟着又是一个喷嚏,这回打得更厉害,手一抖纸包里的粉末便撒了出来,飘得空气中到处都是。


秋百越没反应过来吸了点粉末进去,鼻子也开始痒痒,这才明白过来纸包里是胡椒粉,想来是华山准备喝胡辣汤时加料的。


这粉末一飘散可了不得,秋百越来得及屏息,蔡居诚本来就是打着喷嚏,控制不住的猛吸气,这下喷嚏更止不住了。他一边打着喷嚏一边跌跌撞撞跑到窗边推开窗子,想把满室胡椒粉散去。


胡椒粉顺风向外飘,秋百越这边算是安全了,可怜蔡居诚还是喷嚏不断。秋百越本想上前帮忙,然而看清师兄打喷嚏的样子却止住了脚步。


秋百越经常上华山讨债,华山苦寒,刚入门的年青弟子没有一个不感冒的。他见多了华山打喷嚏,多是狠狠向上耸肩,仿佛要把肩胛骨拱到天上,头则向地上甩,教人看着仿佛是打算把头甩掉;同时伴随着一声巨响的“阿嚏”,经常吓到路过的人,有些华山还能拖几声长腔,极富特色;末了要用手捏着鼻子,狠狠地擤出几滴鼻涕——这样一套下来一个喷嚏才算完。


也有些华山弟子,耸肩甩头没那么凶,一个喷嚏声音也不小,最后习惯用指背狠狠揉鼻子,总之观赏性极差。


武当地势高,也经常有冷的时候。秋百越偶尔见过同门打喷嚏,相比华山含蓄多了:微微耸肩,手捂着口鼻,甩头幅度也不大,声音就和平常说话声差不多,若是面前有人还会转过头去。


但是蔡居诚和他们都不一样。


蔡居诚打喷嚏,是双肩向内收,头也跟着往怀里收,动作幅度很小,看起来就是整个人微微瑟缩了一下;同时双手交叠虚掩口鼻,嗓子里完全不出声音,只有鼻息猛然抽搐的气声,声音虽急促但是音量小,加之气声的缘故,叫人只觉得这个喷嚏打得甚是柔软。


秋百越看着蔡居诚打喷嚏的样子,像是什么毛茸茸的让人心里发软的小动物一样,再加上蔡居诚因为喷嚏不断而泛红的眼尾,看起来更惹人怜爱。秋百越不由得看愣住了,到底没想起来要上前帮忙。


蔡居诚这边可管不了这么多,他连着吸了几大口胡椒粉呛得不行,想开窗透气然而胡椒粉不停往窗户这边飘。蔡居诚好不容易才哆嗦着从怀里掏出手帕擦了下口鼻,下一个喷嚏就紧随其后,手一抖手帕飘出了窗外。他的房间窗户是临街的,手帕飘出去打着旋儿的飞,最后狠狠糊到了过路的少侠的脸上。


蔡居诚这边又打了两个喷嚏才缓过来,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的手帕被街上一位少侠拿在手里,那少侠还盯着他看。蔡居诚一想,糟了,这手帕是他擦过喷嚏的,上面指不定就沾着鼻涕涎水,现在还落到了别人的手里。他羞得不行双颊泛红,对着街上便吼:“看什么看,手帕是我不小心落了不行吗?”


这一声音量实在不小,又是夜里更显得清晰,整条街瞬间雅雀无声,都扭头看他,蔡居诚越发觉得脸上挂不住,恼羞成怒的摔了窗往屋里走。


那位拿着手帕的少侠听到蔡居诚的话先是愣了下,随后表情转为狂喜,攥紧了手帕把刚买的夜宵一抛就开始撒丫子狂奔:“卧槽我居然拿到蔡师兄的手帕啦!——还是蔡师兄亲手相赠的!——”


余音袅袅绕梁不绝,在深夜里效果堪比城楼上的警钟。


蔡居诚被吓到了,以为是自己幻听赶紧折回窗边,却只能看到少侠一蹦三丈高的背影,口中不断高喊“拿到了蔡师兄亲赠手帕”一类的话,活像疯了一样。


蔡居诚怔怔的看了半晌,又回过头看着地上的纸包,心里开始怀疑这一包不是胡椒粉,是华山为了不还债专门研制的药,吸了就能让人发疯说胡话。


那个拿着手帕的少侠的声音还在金陵夜空中回荡,杠铃一般的“哈哈哈哈哈”让人直想把那货的嘴缝起来,何况声音越来越响了。


越来越响?


不对!


蔡居诚往窗外看去,原来那少侠竟沿着金陵城内主道跑了一大圈,现在又绕了回来,身后跟着乌泱泱一大堆人,还有人影跟蚂蚱似的不断从房屋树木的影子里跳出加入大队伍。


蔡居诚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


那少侠又跑回玲珑坊这边就停下了,前面也有一大帮人,看样子是来堵他的。果然,人群中有人耐不住性子率先开口了。


“哪儿来的二愣子,随便拿块手帕就说是蔡师兄的?”


“就是蔡师兄的!不信你们看,这帕子角上还绣了只小猫咪!”


少侠一边嚷嚷一边把手帕展开给众人看,果然在角上有只小小的猫咪。这边蔡居诚却是羞愤的耳根都红透了——那人怎么这样可恶!居然把自己的鼻涕涎水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出来!然而等不及他发作,人群先炸了。


“登徒子,竟敢盗窃蔡师兄的手帕!”


“什么盗窃,这是蔡师兄亲手赠予我的!”


少侠得意洋洋的样子更是惹了众怒。


“就凭你这模样也能得蔡师兄亲手相赠?少废话,先吃我一刀!”


随即众人开始混战,刀光剑影御气流光满街乱飞,吓得商贩赶紧收拾东西……躲远了看戏,还找王猛买了瓜果。


只见这边是华山和武当冤家路窄,一个放人风筝不忘捅两剑一个紧追着准备好逼近了直接喂对方大招;那边是大师口念佛号,将禅杖舞得虎虎生风教对方做人。暗影在人群中藏的好,随时都会突出来给对方来一刀,要是碰上自己人那就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最后是云梦,仗着体态轻盈在人头顶踩来踩去,看哪个不顺眼就拿灯爆捶。


可怜那手帕不断的在人手上抢来夺去,众侠士不光动手动脚,嘴上也不歇着。


“女孩子家家三更半夜跑出来抢男人的手帕,不像话!”


“师弟你给我再说一遍?!”


“华山穷鬼放手!这个是蔡师兄的手帕,你抢得起能养得起吗?”


“闭嘴!那是我们武当的师兄,你们乱叫什么!”


“得了吧,就你们武当最没资格叫!”


“是你们自己把蔡师兄赶出来不管的,那蔡师兄就是江湖人人有份,关武当P事!”


“别说了,姐妹们替蔡师兄行道!”


“阿弥陀佛。”


正打着,附近几条街的守卫匆匆赶了来,怒斥道:“一群刁民!聚众夜游还敢斗殴!”


少侠们眼里只有蔡师兄的手帕,根本听不到守卫们喊话,边打边骂情绪高涨。守卫站在旁边听了几句,弄明白缘由后相互对视了一眼——


长枪一晃加入了战局。


蔡居诚看的目瞪口呆,这样的也能进应天府?英万里怕是老年痴呆了吧?


这时不知谁眼尖,看到了蔡居诚趴在街边高楼的窗户里看他们,激动地大吼一声“蔡师兄”。于是打的正热闹的众人像是被傀儡师集体操控了一样,齐刷刷地停下动作扭头看过来,接着一边欢呼嚎叫一边向蔡居诚窗户这边涌来。还能动的侠士瘸着腿耷拉着胳膊一拐一拐向前跑,站不起来的奋力在地上爬。


蔡居诚啪地一声关紧了窗户。


他是真被众人这深井冰一样的举动吓到了,关窗之后转身倚在窗上大口喘气:“什么玩意儿……”


“师兄……”


听到这一声,蔡居诚猛然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他觉得这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这个人引起的,便大步上前狠狠揪着对方的领子,把人从凳子上揪了起来。


“都是你,搞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得我丢人!你!……”蔡居诚看着秋百越露出小狗一般的委屈神色,话到了嘴边骂不出去了,“你这是什么恶心的表情!”


“师兄……你居然把手帕给了外人。”


“什么?”


“师兄,师弟就在你身边,你却把手帕给了外边的人。我也想要师兄送的东西……”


秋百越说着,双手覆到了蔡居诚揪着领子的手上,蔡居诚被手上的触感一惊,这才发现这位小师弟竟比他高出了一个头,他赶紧挣脱开退到一边。


“你你你……”


“师兄,你送我个物件好不好?”秋百越不肯相让,紧跟上来又扯住了蔡居诚,“师兄……”


“恶心死了,大男人这幅样子像什么话,赶紧退开!”


“我要师兄送的东西,师兄给别人都不给我……”


“好了好了,给你!”蔡居诚环视了一圈,拿起桌上的自己喝过的银酒杯,“给你,这个行了吧。”


秋百越眼睛闪闪的,点了点头。


“赶紧滚!”


 


次日太和山上,完成早课的萧居棠准备下山,迎面碰上了回来的秋百越。


“百越师弟!这次要债怎么样?”


“和往常一样。”秋百越说着取下包裹递给了萧居棠。


萧居棠对这个没什么兴趣,随意捏了两把又还了回去。他身高只到秋百越腰里,便伸手狠狠拽住秋百越的袖子,把人拽弯了腰,悄声道:“昨天半夜有不少师弟鼻青脸肿的回来治伤了,听说是在金陵打了架,我看你倒是没什么事,昨晚在哪儿躲了一劫?”


“金陵。”


“那你怎么没事?对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我问了他们不肯说。”


“昨晚蔡师兄丢了块手帕出去,他们为了抢这个打起来了。”


“什么?”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二人赶紧查看才发现宋居亦和郑居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就离他俩三步远,除了萧居棠,另外一声就是宋居亦发出的。郑居和觉得话题略微妙,赶紧把几人拽到一边人少的小路上,才敢向秋百越询问:“他们这是同门相残,我看伤痕不止是武当的啊?”


秋百越非常坦诚:“各个门派的弟子都有。”


郑居和闻言内心十分复杂。


宋居亦却捕捉到了了不得的信息:“师弟,你好像……知道的很清楚啊?”


“嗯,我那时就在点香阁。”


“什么,你昨晚去见了蔡……唔唔!”萧居棠惊叫起来,宋居亦赶紧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生怕再发生昨晚算账时的事故。


“宋居亦你干什么!”


“嘘——你想引来师父吗?他现在对二师兄的事情特别敏感。”


“掌门义父?我看他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啊?”萧居棠甩开宋居亦,又赶紧拽住秋百越打听,“蔡师兄把手帕给了别人,那师弟你可亏大了。”


秋百越道:“师兄为了补偿我,又送了我一个酒杯。”


他将酒杯从怀中掏出,晃了晃又收了回去,补充道:“蔡师兄用过的。”


萧居棠宋居亦死死盯着秋百越的衣襟,想要盯出个洞,秋百越却突然站正向前方施了一礼:“弟子见过掌门。”


其余人这才发现萧疏寒正向他们走来,赶紧敛容行礼,萧疏寒微微点头示意,待弟子们站直后才开口:“都聚在这里做什么。”


郑居和道:“回师父,百越师弟回来了,我们正在谈论弟子受伤之事。”


“可有眉目了?”


郑居和迟疑道:“是……在山下……”


“说。”


“是,师弟们在山下与其他门派弟子聚众斗殴。”


萧疏寒一甩拂尘,道:“罚抄《南华经》。”


待众人领命后萧疏寒没有离开,他站在原地审视众人,宋居亦被师父盯得发毛,怕自己多说多错,赶紧拽着萧居棠告退,所幸萧疏寒利落的放人了。


二人走远后,萧居棠才敢长吁一口气:“吓死我了,这掌门义父最近真是有问题,一说起二师兄跟能召唤他似的。”


宋居亦又吓得拽着人就开始小跑。


“哎哟我的好师弟,你可别再说了!”


——————————————————————


关于打喷嚏这段,我是认真思考过的【学术讲座专用正经脸


古人一直认为打喷嚏很不雅,所以要尽量遮掩,不在人前打喷嚏。蔡师兄高傲又好胜,自然是想要给人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所以会在打喷嚏时尽力抑制自己的动作和声音。


至于打喷嚏嗓子不发声,请参照猫狗。


以及如果有人把蔡师兄这套动作模仿一遍的话,会发现双肩内收的动作会让双肘也同时向内侧夹紧,这样的姿态非常的……嗯……少女。


我不管师兄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 * * * * * * * * * * * * * * * * * * * 


PS:


写完打喷嚏这段我曾经问过好友感想,对方却问我要不要写一下众NPC打喷嚏的样子


哦,友尽。

评论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