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沙雕

【楚留香】方思明的房子被华山拆啦!

爬墙专用号:

看了剧情之后忽然灵感乍现,快速撸文。皮皮华与他的思明兄的故事。


蔡师兄床底的师弟更新了(5),戳空间食用。


方思明和少侠之间自有一些恩怨纠葛,看上去像极了一个二缺对一个中二的单相思和疯狂追求。


方思明并不确定这种关系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他也不在意这些。他不是无情无心的人,对来去祖师,对高亚男,对郑居和他都发自内心的感激。


但是也仅仅只是感激。


少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如果他一定要站在义父前进的路上,那么杀掉也是可以的——至多心里会有些痛。


方思明先天不足,说得难听了就是男不男女不女的阴阳人,或许皇宫里那些阉人都比他有些尊严,这方面他的心思也是诡异的,猜不透,缺乏安全感,睚眦必报,偏执任性,莫名其妙。


“像个娘们。”少侠补充说明。


一个黑金色鬼爪从背后刺在他头顶上,威胁气息十足。


“更像个娘们。”少侠内心补充道。


爷们少侠是个华山,生性洒脱,他去华山的时候高亚男看着他感慨了半天说这骨子里就是华山的啊。


少侠当时还是个愣头青,激动了半天,问师姐:“师姐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潇洒自如,快意恩仇?”


“不,”高亚男摆回那个高冷霸气的姿势,“我只是说你又穷又皮,是在太华山了。”


高亚男这段自黑的嘲讽深深打击了幼小的少侠,忍不住蹲在风无涯面前哭起来。


风师兄还是温柔的,他拍拍少侠的脑壳子说:“高师姐打趣你呢。我们华山这个性格就出过两个人,却都是一代大侠。”


少侠不哭了,仰头看着风师兄,那慈爱的丰神俊逸的脸背后似乎佛光闪耀:“真的吗,师兄?”


“嗯,一个是楚遗风前辈,一个就是你们齐无悔师兄。”


少侠张开嘴,看着风师兄表情哀伤中有一丝甜蜜,硬生生把一句“都没啥好结果”咽回去了。


就这样,华山少侠顶着一脑门的死亡flag下山闯荡江湖去了。


和他的另外两个前辈一样,少侠下山没干啥正经事情,尤其在被香帅介绍了点香阁这个好去处之后简直像打开新世界大门,天天流连忘返不亦乐乎。


白天去云梦沐浴焚香,得空了去薛衣人那里皮一会,有事没事找找万圣阁朱老头的茬,晚上就到点香阁来睡在前武当二师兄的大床上。


这一天,杨柳絮飘满了整个金陵,少侠和点香阁的头牌一起撸了一会猫又吃了螺蛳粉之后躺在头牌干爽的大床上翘着脚,少侠想:春天到了,该恋爱了。


少侠心里有那么一个人,朝思暮想的就像把他抱在怀里疼。


那个人却不是什么善茬,而是万圣阁的少阁主方思明,也就是朱文圭的义子,楚留香的对头,名震武林的大魔头。


“女装癖。”少侠再次补充说明,“而且很漂亮。”


少侠是个颜控,认识他的都知道,少侠还是个流氓,基本听过他名字的都知道。他把楚遗风的浪和齐无悔的狂都发展到了极点,达到了潮头蹦迪的妖娆境界。这个江湖他基本都招惹了一遍,没被打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家现在都不愿意打打杀杀,脾气较几十年前好了许多。


所以少侠摊牌自己喜欢方思明的时候,大家都没惊讶很多,甚至都没怀疑少侠会叛变,毕竟他当初吸原随云过活的同时还不忘记天天去金顶趴在地上看萧疏寒的底裤。


“你加油,把方思明带回来师姐请你喝酒。”高亚男拍拍少侠的肩膀,语气还有点欣慰。


少侠歪着脑袋笑了半天,挠挠自己的头发,一脸无所畏惧:“师姐放心,明年带他回来过年。”


对于少侠的喜爱方思明倒是挺无动于衷的,他善于利用别人的感情,太多人的爱意与照顾都被他化为了实际的利害。少侠的爱也是如此,需要的时候可以用,挡路的时候,就是少侠本人也必须被铲除。方思明这一生可以爱,可以恨,但是一切情感都困在万圣阁里,故步自封得很。


“就是缺爱,这种人江湖上多了去了。”少侠无聊地扣着剑柄上的花纹,“攻略游戏里面一般是隐藏角色,二周目才能攻略,人气挺高的剧情倒是很少。”


少侠不怕死,皮得很,我们也没有办法。


皮得就差没上天的少侠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宿命一样的对抗。就跟他另外两个很皮的前辈一样,在当时看来是熊孩子一个,可是等他终场落幕,等他的故人满头华发时,再想起来那个身影却又成了潇洒快意江湖酌酒。


生死撒开,人就活得舒坦通透。


所以,少侠被毒气侵害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心里还是没有什么波澜,这方面他想的开。


“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饶舌尔。”


死在花柳地是死,死在金銮殿是死,死在华山白雪是死,死在江南三月还是死。


挺简单一件事情,没什么难以接受的,更何况他玩得开,尽兴了,看着这江湖翻涌,别人该享受的、别人无福消受的少侠都经历了,这也就够了。


从少侠的角度正好能仰头看着方思明,他躺着,方思明站着,面无表情,眼神里一股邪火。


这人其实从来没放弃自己的原则,即使他们坐在江边喝过酒,即使一起养了一条小狗,方思明眼里的少侠依旧被朱文圭挤得只剩下一点点的剪影。


这一辈子要是还有什么没享受的,大概就是爱人了。


少侠躺在地上朝方思明吐舌头,跟小鬼一样任性,转脸又呸了朱文圭一声,算作报复:“思明兄,你可想好了,若杀了我,世上再没人如此心悦你了?”


还是那个油腔滑调的样子,跟要死的不是他一样。


方思明眼里有点热,像是要哭了,手上动作倒是不含糊,伸手就要取了少侠的性命。


萧疏寒到的及时,方思明心底居然有了点庆幸的意思。


他马上收了手,看着少侠被萧疏寒救起来,坐在旁边打坐,没一会就吐出一口黑血。


方思明知道,这就算少侠死不了了。


恩断义绝的话语之前也说了太多,最终的对决显得水到渠成又理所应当。虽然少侠仍然有些虚弱,但是楚留香和萧疏寒在旁,方思明清楚就是自己用了全力也挡不住。


这样也好,方思明想,那么就不是他不想挡,而是他拦不住,那么也就不用做任何痛苦的决定了。


义父是拼死也要保护的,可是杀掉少侠远比他想象中痛苦太多,如此一来他可以结束残败的性命,而少侠带着他的理想继续前进,是在太妙。


可是,千钧一发之际,少侠忽然就收了手,方思明伤了坐在地上,看着少侠把剑担在肩上,眼神里全是难以置信。


少侠蹲下来,样子还是挺流氓的,要不是脸色惨白,都忘了他才死里逃生:“方思明,我不杀你。”


方思明极少听到他叫自己全名,一愣之下有些不习惯。


“别人叫我原谅你,宽恕你,可我觉得你坏事确实做了不少,没什么原谅的余地。”方思明听着有点气闷,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我不杀你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不是好人,现在估计留下也是个祸害,但是我喜欢你,所以我下不去手,杀不了你。”


少侠捧着方思明的脸给他把血擦了擦,楚留香在背后有点好笑地用扇子把嘴遮住了。


“哎,英雄难过美人关,讲的就是我这种优秀的华山弟子。”少侠坐下来,继续拿袖子给方思明擦脸,一边擦一边吐槽,“你杀我可以,现在杀我都行,我认命。但是我不会停手的,我会杀了朱文圭,只要杀了他,你就自由了,到时候我看你往哪里跑。”


“你······”


“你可以继续想着杀我,也可以暗算我,但是我不会停手的。我知道让你选择挺痛苦的,你是个缺爱的家伙,心里被养的有些扭曲,前路看不清就不想走了,这些我理解。”少侠移开袖子,看着白净净的方思明满意地点点头,“所以我替你做选择,等着吧,思明兄。”


方思明觉得心口忽然被人擂了一拳,他看着少侠站起来把剑收回去,又揉揉他的头发,样子还是那么不靠谱:“回去复命小心点,别让他打你。”


就放他走吧,就这一次。


方思明看着少侠跟楚留香萧疏寒点点头,三人渐渐走出了明月山庄。


方思明被关在一个阁楼上,那里狭窄阴暗,但是方思明知道,自己除了这里没有一个去处,这里是唯一的庇护。


但是现在忽然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抡着锤子砸他的住所,方思明在楼上看着,那个人一面砸着他住处的墙,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你不愿意出来,我就把房子给你拆了!”


方思明听着那些奇奇怪怪的话,坐在阴暗安全的阁楼,心里忽然开始隐隐期待即将到来的阳光。

评论

热度(621)